导读:非遗项目要融入生活,才能让人更深入地了解传统文化,进而才能有传承的动力。汇聚多项非遗成果的“上海重阳糕新装礼盒”今天问世。  【中国礼品网讯】非遗项目要融入生活,才能让人更深入地了解传统文化,进而才能有传承的动力。汇聚多项非遗成果的“上海重阳糕新装礼盒”今天问世。  由市非遗保护中心策划的这盒重阳糕,囊括了三阳泰、沈大成、乔家栅、悦来芳等4家拥有传统糕点制作“非遗”技艺“老字号”的手艺—状元糕、福字重阳糕、寿字重阳糕、九九重阳糕、条头糕、绿豆糕等9块糕点,还有一本由连环画项目传承人绘制的小图册《画说重阳节—舌尖上的非遗》。13幅连环画配上文字,解释了“重阳的来历”—“九为阳数,九月九日两阳相重,故称重阳。”古人认为,“两九相重,就需要举家出游,登高望远,避灾消祸,久而久之,重阳就成为一个游玩赏秋的节日了。”这个礼盒集结民俗、手工技艺和民间美术三类非遗项目,也承载了尊老敬老的价值观。  据悉,上海已有国家级非遗项目49项,市级非遗项目179项,其中最具特色的就是近代工商业文明遗存,包括诸多老字号保留的传统手工艺—其实一直在我们身边。此次推出这一礼盒,就是在“非遗”的合理利用和创新发展上进行积极探索,试图让非遗项目真正深入百姓日常生活。

导读:“十一”黄金周渐渐成为婚礼举办的高峰期,赶赴婚宴,送礼金和红包必不可少,而水涨船高的礼金却让人大呼“吃力”。  【中国礼品网讯】国庆节期间,本是市民在忙碌工作之余,放松心情、休闲度假的好时节,却有不少市民因收到了好几封结婚请柬,应酬排满,而感到“苦恼”。“十一”黄金周渐渐成为婚礼举办的高峰期,赶赴婚宴,送礼金和红包必不可少,而水涨船高的礼金却让人大呼“吃力”。今年国庆节期间烟台市各大酒店婚庆预定的情况如何?烟台市民对婚宴和“随礼”持什么态度?昨日,记者采访了港城几家酒店和部分市民。  国庆节婚宴预订火爆  “每年‘十一’都会有许多新人扎堆举办婚礼,请亲朋好友来见证自己的婚礼和爱情。”烟台虹口大酒店餐厅营业员对记者说,很多新人为了能赶在国庆举办婚礼,半年前就开始预约好了餐厅,现在他们酒店举办婚宴场所全部预定出去了。  “国庆节期间,我们酒店婚庆喜宴也都排满了,最多一天已预订出五六场喜宴了。”太平洋大酒店餐厅营业员介绍,他们酒店喜宴有1580元、1680元、1880元三个不同标准,不同价位的喜宴,差异在海参、鲍鱼、大虾3大件上。  “国家出台八项规定后,高档酒店餐饮业更趋于平民、大众化,有的酒店餐饮业遇冷。而对于喜宴来说,港城各大酒店却一直预订的很火爆,原因是受传统婚礼观念影响,市民大多会选择在大喜的日子,举办一场大型的婚宴,来答谢亲朋好友,增添新婚喜庆气氛。”南大街一酒店工作人员说,毕竟对于每一个喜主来说,婚姻是一生的大事,只有一次。  喜宴成了假期新负担  “‘十一’期间,我和男朋友各接到了1张请柬,为了这2场婚宴,整个假期我们也不能出远门了,就为了赶婚宴而奔波。”芝罘区张晓林女士介绍,她和男朋友是普通的上班族,每个月要还贷,工资几乎没剩几个。最近两个月,双方的朋友扎堆结婚,一般的朋友要随礼400元,较好的要600元或800元,一个月下来四五家结婚的,真招架不住。  “国庆黄金周都快变成结婚黄金周了,今年‘十一’有4个关系很好的老同学和朋友都结婚,看来我这一个月的工资都要搭进去了。”市民钟赵林先生说,临近国庆假期,结婚潮悄然而至,参加婚宴“份子钱”成为很多人挥之不去的烦恼。而进入适婚年龄的“80后”成了结婚随礼的主力军,大多感慨“礼金随不起”。  像小钟这样的年轻人不在少数。为了凑够随礼的钱,或省吃俭用,或不得不向朋友和父母借。不仅像小钟这样的上班族,就是企业高管陈东恒先生也受不了。陈先生告诉记者,不用说“十一”,就是平时,他一下子也会接到三四个请柬。其中,有的是很好的生意伙伴,有的则是好朋友,不去吧,抹不开面子,去了吧,往往就要送出800元或1000元钱,十多年来,光红包随礼就送出去了三四十万元。  提倡节俭有新意的婚礼  结婚历来被市民视为“终身大事”,婚礼的选择也显得尤为重要。当然,选择婚礼的方式是结婚男女双方的事,但举行一个有意义的、能够留下难忘印象的婚礼,无疑是新人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莱山区尚军说,他和妻子去年步入婚姻殿堂。与绝大新婚夫妇不同的是,他们只叫上双方父母和直系亲属,在教堂举办了一个很简短的婚礼仪式,两人便直接飞往了马尔代夫旅游,度假回来后,购买了一些喜糖分发给了朋友、同事、街坊,同样受到了亲朋好友的祝福。尚先生说,其实婚礼是两个人的事情,不一定非要大操大办举行婚宴,只要两个人结婚仪式有新意,一样会很恩爱、甜蜜和开心。  “其实,现在办酒宴,不一定就能挣钱,有的高档次酒店,一桌酒宴的收费标准在两三千元,而有些喜主请来的同事、朋友囊中羞涩,有的往往只包了200元、300元的红包,反而赚不回婚宴费。”芝罘区青翠里的于东海老人对记者说,他的小孙子举办婚礼时前后花费了15万元,婚宴收回的礼金也不过13万元。而他的外孙没有大操大办婚礼,办婚宴时,就叫上了直系亲属,简单地吃了一顿饭,这个婚宴办得既没有让父母劳累,也省下了不少开支,现在小两口过得一样很幸福。

导读:官员“礼尚往来”入刑,增设收受礼金罪,能够较好地弥补我国刑法当前存在的反腐漏洞,将为我国日益强化和深入的反腐败斗争增添利器,让对腐败现象和腐败分子的“零容忍”政策真正落地。  【中国礼品网讯】在27日举办的某刑事辩护高峰论坛上,我国著名刑法学家、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教授陈兴良透露,刑法修正案(九)拟设置“收受礼金罪”。这一罪名是指国家工作人员收受他人财物,无论是否利用职务之便、无论是否为他人谋取了利益,都可以认定。官员“礼尚往来”入刑,增设收受礼金罪,能够较好地弥补我国刑法当前存在的反腐漏洞,将为我国日益强化和深入的反腐败斗争增添利器,让对腐败现象和腐败分子的“零容忍”政策真正落地。  礼尚往来是中华民族的重要传统,“来而不往非礼也”已经融入民族性格。显而易见,正常的礼尚往来,是朋友和顺、家庭和睦、邻里团结、社会和谐的基本条件,也是一个国家民风淳朴的重要标志。然而,随着经济交往的日益密切,特别是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作为淳朴民风组成部分的“礼尚往来”正在变味,逐渐渗入到党和政府的社会管理之中,成为拉拢腐蚀官员、变相行贿受贿、谋取非法利益的重要手段。  比如,不断见诸媒体的“送礼门”,基本都遵循了相同的方式方法——企业每到逢年过节,必须按照一定的级别和标准给监管本企业的职能部门关键职位上的官员送上现金或购物卡,少则数百元,多则上万元甚至数万元。这已经成为企业经济活动中不得不遵守的潜规则。即使是一定比例的企业这样做,最终集中到监管部门关键岗位上的官员身上,每年“收礼”的数目也并非小数。这无疑极大地腐蚀了干部队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同时也破坏了市场经济的平等交易规则,冲击正常经济和社会秩序。  令人遗憾的是,我国刑法中规定的受贿罪却不能涵盖上述“礼尚往来”行为。因为按照受贿罪的构成要件,要构成受贿罪,或者“利用职务之便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这就决定了以“礼尚往来”名义收受的财物,无论数额多么巨大,都无法入罪处罚,而只能按照违纪行为进行处罚。  毫无疑问,我国现行刑法在受贿罪认定上存在的缺陷和不足,将使党和国家在反腐败斗争中坚持的“零容忍”政策落实遇到很大障碍。从这个意义上讲,增设收受礼金罪,对官员“礼尚往来”入刑,将让反腐败“零容忍”政策更好落地,切实发挥其威力。  其实,增设收受礼金罪还有一个重要意义,那就是,它完全符合全球公认的官员伦理,它让中国的官员伦理回归本位。所有法治国家都专门订有规范官员伦理的法律,其中就包括对官员在公务活动中收受礼金礼品的情形和标准作了严格明确的规定,尤其对上交和留用的标准则更加严明,否则就要被追责,就要丢官罢职,后果极其严重。反观我国现行法律,这是一个明显漏洞。  当然,我们在看到这一举措积极意义的同时,也应结合过往经验,使立法更加周密和完善,避免出现曾经出现的问题,引发公众质疑。比如如何防止沦为第二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成为贪官脱罪逃避法律制裁的法定通道,是首先要正视的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