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对于天津来说,除了传统的十八街麻花、杨柳青年画、泥人张这些纪念品外,还有哪些值得游客带回的东西呢?在2014中国旅游产业博览会旅游纪念品专区,记者就发现了天津“新生代城市礼物”。  【中国礼品网讯】去一个地方、带回一件纪念品,这是旅游不可缺少的环节,也是旅游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天津来说,除了传统的十八街麻花、杨柳青年画、泥人张这些纪念品外,还有哪些值得游客带回的东西呢?在2014中国旅游产业博览会旅游纪念品专区,记者就发现了天津“新生代城市礼物”。  在“津城印象”的展台上,“哏都哏话”扑克牌、“我爱天津”卡通冰箱贴、手绘天津地图、轻旅天津钥匙扣等系列产品吸引着观众的目光。  “津城印象”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天津旅游资源非常丰富,老字号旅游商品也非常多,但是真正具有当代特色、迎合年轻人口味的天津旅游商品并不多,为此,他们以“浓缩城市印象,臻萃城市礼物”为目标,依托富有活力的创新型团队和不拘一格的竞争性产品,设计了“新生代城市礼物”。  目前,他们设计出的手绘地图、冰箱贴、钥匙扣、行李牌等深受游客欢迎,在天津主要景点销售,都有着不错的销量。“我们将产品定位为爱旅游、爱生活的年青人,将产品开发的重心逐渐转移到旅游衍生品上,价位一般在10-50元左右,倡导一种生活态度和新的生活方式。”该负责人说。  “津城印象”不仅做好“天津礼物”,而且随着旅游信息化的普及,他们在产品中也引入了智慧旅游的版块,初步加入了一些在线语音导游等,并根据游客的不同需求,进行更为全面的研发推广。目前,“智游海河”语音导游已经上线,在旅游产业博览会上,大批观众在“津城印象”展台前扫描二维码,感受语音版卡通手绘地图畅游海河的时尚互动体验。  据了解,已经连续三年亮相中国旅游产业博览会的“津城印象”品牌知名度和认可度迅速提升,推广了天津旅游商品,推动天津整体旅游产业发展。目前,“津城印象”已经与景区、车站、航空公司等合作,并计划增开实体旗舰店,让每一位城市的旅行者都能遇到最心仪的“城市礼物”。

导读:据昨日媒体报道,为打击官员变相受贿,正在研讨的刑法修正案(九)已写入收受礼金罪,如果官员收受数额较大的礼金,不论是否为他人谋利,均涉嫌构成收受礼金罪。  【中国礼品网讯】普通人的礼尚往来没有问题,国家工作人员的礼尚往来却不纯粹。在很多受贿案中,有些被查官员将收受礼金辩解为礼尚往来。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官员收受礼金的行为很难够得上受贿罪的入罪门槛。礼与贿的模糊法界,导致很多被查官员降低了刑责惩处,甚至只能用党纪政纪来处分。  礼与贿的模糊法界不厘清,收受礼金就成了逃避受贿入罪的“免罪符”,也损害了司法公正。  好消息来了!据昨日媒体报道,为打击官员变相受贿,正在研讨的刑法修正案(九)已写入收受礼金罪,如果官员收受数额较大的礼金,不论是否为他人谋利,均涉嫌构成收受礼金罪。  这意味着收礼与受贿都要入罪,两者间没有了可模糊的“灰色空间”。只要官员没有守住底线,不管是收了礼金还是受贿,都逃避不了入罪的刑罚。  这一严肃的法律问题困扰了司法界许久,因而收受礼金入刑,应是众望所归。尤其在反腐走向深入的今天,对形形色色的“老虎”和“苍蝇”是严厉的威慑与棒喝。更深远的意义在于,它将对所有国家工作人员的公务行为起到正本清源之效。因而,收受礼金罪,不是为了当前反腐量身定做的补丁,而具有依法矫正官员日常行为的系统性意义。  其实,党纪政纪,早就明确了官员不得收受礼金的相关规定。但是党纪政纪的处分,威慑力较低,而且处分面也不周延,以至于一度形成了收受礼金普遍化的官场庸俗习气。由是可见,党纪政纪国法治官反腐,最终还是要落实到法治上。  故,收受礼金罪也弥补了党纪政纪处罚轻而不周延的短板,让各级官员真正顾及收受礼金的成本,对罪与罚有清醒和理性的自我认知,从而达到戒绝收受礼金的心理自律和行为养成。而且,由于收受礼金入罪的门槛较低,这一罪名带来的法治效应,也有助于减少官员受贿犯罪。  收受礼金入罪,从法律界到舆论场,议论良久,这不是单纯的多元表达和权利型博弈,而是严肃的法治命题。某种程度上说,今日腐败之盛行,就在于以往对小额权钱交易的容忍与纵容。法治国家的要义,最根本的要素就是权力和权利——最大限度地约束权力,最大程度地保全权利。  对于官场生态而言,收受礼金几乎就是安之若素的潜规则;而相对的权利方,送礼好办事也已固化为常态化的生活方式。收受礼金入罪,看似是对收受礼金的官员有法可惩,实际上是以法矫正权力与权利异化的庸俗关系,即通过依法规范权力达到权力与权利关系的正常化和博弈均衡。说白了,不收礼金,对权力而言,这应是入门级的常识课,而且是全球皆知的常识。  据悉,全世界至少有92个国家出台了禁止违规收礼的法律法规,有些美国的州立法禁止向公职人员赠送任何礼品,连一杯咖啡也不允许。收受礼金入罪,也是中国接轨世界的法治实践吧。  但是,任何司法实践都基于现实主义,哪怕基于系统性的长远考量,但在表现形式上也只能是堵漏补缺。收受礼金入罪,解决的就是礼与贿模糊不清的法界问题。但收受多少礼金才能入罪,舆论场解读的“收受数额较大”太抽象和笼统了,这有待修法中明确。  当然,好的法制要有好的法治才是释放出真正的法律正义。公众担忧的问题是,收受礼金入罪,能否真正落实到位呢?它会否又成为受贿的开脱借口?这一公众疑虑,还是要靠司法实践来检验。

导读:“以前愁的是买到的购物卡如何卖出去,今年愁的是卖的人太少。”中央“八项新规”执行的第二年,曾经火热的购物卡回收市场去年开始降温。中秋节前,有购物卡回收店老板告诉记者:“单干这一行再也靠不住了。”  【中国礼品网讯】“以前愁的是买到的购物卡如何卖出去,今年愁的是卖的人太少。”中央“八项新规”执行的第二年,曾经火热的购物礼品卡回收市场去年开始降温。中秋节前,有购物卡回收店老板告诉记者:“单干这一行再也靠不住了。”  以前9.1折收  现在9.35折  “以前愁的是买到的购物卡如何卖出去,今年愁的是卖的人太少。”省城一家购物卡回收店的李经理表示,回收到的购物卡实现再销售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尽可能多地回收到购物卡。  “有个客户需要银座购物卡,我和两家同行加起来凑了30万数额,单张面值还不统一,有五百的、一千元的,也有两千三千的,让客户很头疼。”李经理说,“八项规定”施行前,他从一家单位回收的统一面值的银座购物卡就可以达到10万元。  “以前9.1折收购的银座购物卡9.6折卖掉,现在最高标到9.35折敞开收购都买不到多少,卖价也变成9.7折了,但这个价还不一定有货拿。”解放桥附近一家购物卡回收店的老板介绍。  5%的最低利润  守不住了  段先生在市中区建设路附近也经营着一家购物卡回收公司,他告诉记者,往年一张千元面值的卡转手能赚50元,今年购物卡回收市场的行情明显有了变化,5%的最低利润这条基本潜规则在行业内开始守不住了。  历下区半边街一家购物卡回收店的老板表示,他手里现在“仅有一张一千面值的银座购物卡”。“单干这个就是靠不住了,东边这家喜饼店也是我的,糊弄着过过日子吧。”老板说。  记者在网上检索“济南、购物卡回收”两个词组,搜索结果显示,网上挂出的不少回收购物卡信息刷新日期截止到2013年,记者拨打了其中一家购物卡回收店发布在网上的电话,结果显示对方号码已是空号。  记者去年曾采访过朝山街一家购物卡回收店,这次记者探访发现,这家回收店已经消失不见。“可能经营不下去了吧,五一前后就撤了柜台。”隔壁一家商店店主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