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在本届CESAsia上看到,冰箱、油烟机、甚至是穿衣镜都配备了显示屏。这些设备均可通过显示屏与使用者交互,为人们带来更为人性化、智能化的生活,这也是智能家居产品未来发展的方向。近两年,在智能化大趋势下,人工智能浪潮无疑为智能家居行业带来新的希望,从日前举办的2017年亚洲国际消费电子展(简称“CESAsia2017”)上便可以略知一二。本次展会上,人工智能、虚拟现实、3D打印等新兴技术成为展会期间亮点,智能化不出意外的成为本次CES主要基调。在本届CESAsia上看到,冰箱、油烟机、甚至是穿衣镜都配备了显示屏。这些设备均可通过显示屏与使用者交互,为人们带来更为人性化、智能化的生活,这也是智能家居产品未来发展的方向。透过展会上的高新产品我们不难发现,当前主流互联网企业和家电企业,正在从过去的堆砌硬件向智能化发展。在可穿戴、照明、窗帘等产品背后,有越来越多企业开始重视以控制中心(如电视、手机)控制其他不同的智能硬件(如空调、热水器、洗衣机等)。智能家居产业正在走入到前所未有的绽放期,智能家居模式也孕育着多种多样的经济增长动力,而人工智能就是让智能家居发生改变的重要因素。以智能音箱为例,自Amazon于2014年11月推出智能音箱Echo,至今不过两年半,已实现千万级销量,Alexa也成为连接众多应用的连接中枢。也因此,有人称智能音箱将成为智能家居的新入口。而就在近日,苹果在开发者大会推出HomePod,正式宣告杀入智能音箱市场。在6月5日苹果举行的第28届WWDC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苹果硬件产品智能音箱HomePod作为压轴亮相,为智能家居行业带来一丝不一样的气息,也代表着苹果公司下定决心,想在智能家居行业,也做出自己的品牌。而说到智能音箱系列,基本上先是由亚马逊Echo开启整个智能扬声器市场,然后谷歌凭借GoogleHome也随后加入其中。而现在苹果也在这次WWDC2017上正式发布HomePod音箱,最终市面上三款主要产品正式成为三足鼎立的局面。尽管苹果的加入,在一定程度上给智能家居市场中的大部分小型初创企业带来不小的压力,甚至面临被淘汰的危险。但不得不承认,苹果的入局也为整个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机。试想,被一家全球性的知名企业所看好,也就意味着智能硬件市场,乃至整个智能家居市场依然有可挖掘的潜力,甚至蕴藏着巨大的发展空间,这对于萎靡不振的圈内企业以及整个市场无疑是一剂强心剂。但我们也应注意到,不管是智能音箱还是其他家电单品,若无法形成产品、应用与数据的生态闭环,智能家居的入口目标很难达成。因此,打造完整的开放的生态圈,将成为接下来几年智能家居行业所必须去做的事,而人工智能将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导读:大品牌时代,跟随是死路,远离也是死路,正面肉搏更是死路。对于礼品企业来说,最好的方法是采用“大迂回战略”—就在你身边,你却无法打我;我的力量足了,我却可以打你。在礼品行业,大企业就像一艘航空母舰,虽然功能齐备,战斗力强,但体积庞大,系统繁杂,缺乏灵活。因此,中小企业与大企业展开较量的最好方法是避免正面冲突,实行“大迂回战略”。在大企业难以攻击的地方先生存下来,然后当小企业自身的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才向大企业做出挑战。价格迂回如果你不想被大企业抢走你的市场,最好在定价上不要跟他们发生正面冲突。也就是说,你的价格不能跟大企业的产品完全一样,要么比它低、要么比它高。这就要求,你所开发的产品必须要有低的理由或高的理由。而且,无论你定高价,还是定低价,大企业都无法效仿才行。做到这一点,你必须研究大企业的供应链及销售渠道,要么开发一个大企业在供应链上没有办法做到的产品,要么开发一个他们的销售体系不愿意卖的产品。功能迂回如果说“价格迂回”是优先考虑价格的基础上考虑功能的话,那么“功能迂回”就是优先考虑功能的基础上考虑价格。在这种情况下,结果可能有两种:有可能在价格上也做区隔,也有可能在价格上不做区隔。如果当你准备与市场上的“老大们”在价格上不做区隔,那就在功能上必须做区隔,实现“功能迂回”。功能迂回的要点在于,一定要诉求一个大企业产品无法实现的功能。这个功能可以来自于原材料,也可以来自于核心技术,甚至可以来自于产品设计。无论来自于什么地方,必须要做到大企业不可能把你一棍子打死。在这一点,云南白药牙膏是一个值得借鉴的品牌。焦点迂回一般来讲,“焦点迂回”是在价格和功能上都无法采用“迂回战”时要采用的方法,也可以说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方法。但是,不要小看,这种方法更容易让中小礼品企业活下来。焦点迂回的核心原理是,在市场老大不感兴趣或不擅长的领域集中兵力、突击焦点,占山为王。不过,礼品企业需注意:迂回战的目的不是“远离老大,小富即安”,而是通过“迂回”解决生存问题,当翅膀足够硬的时候,还要杀回来。大品牌时代,跟随是死路,远离也是死路,正面肉搏更是死路。对于礼品企业来说,最好的方法是采用“大迂回战略”—就在你身边,你却无法打我;我的力量足了,我却可以打你。

导读:在汽车行业以外的领域,纳米纤维已用在许多产品中,比如墨水、透明显示屏。而通过研究人员联合研发的“Kyoto
Process”制作工艺,该材料就可以用在汽车中。纤维素纳米纤维的比重是钢的五分之一,但强度是钢的五倍。几乎每一家汽车制造商都在追求轻量化,因为无论从油耗还是性能层面上而言,轻量化对汽车都有益处。但不要忽略了另一个事实——要让更轻的材料实现更强的安全性,则会增加不少成本。因此,关于轻量化这一举措更准确的说法是,严苛的法规让他们不得不把汽车变得更轻。压力之下人往往会迸发出灵感和创意,比如碳纤维、铝镁合金、树脂等。眼下,一家日本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正在研发一种奇葩的全新材料。据悉,这种从木浆中提取的纤维素纳米纤维材料比重只有钢材的五分之一,但强度却是后者的五倍。研究者表示,这种纤维素纳米纤维材料可以在未来数十年的时间里成为钢的良好替代品。不过,该材料目前面临的最大对手就是碳基材料——比如碳纤维。在商业化进程上,碳纤维已经在诸多超跑以及例如宝马这类豪华汽车制造商的产品中有所运用。而纤维素纳米纤维材料尚处于研究阶段。另一层面上,电动汽车的普及化使得轻量化的重要性比从前更高,因为它对于电动汽车的最重要参数——续航里程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电池作为电动汽车中最核心的部件,成本尚处于高位,因此轻量化成为了一项可以“四两拨千斤”的技术。汽车制造商们早已深谙此道。丰田汽车车身设计部门项目经理Masanori
Matsushiro认为,轻量化对于车身设计来说是一个永恒的重要议题。不过,他指出:“我们仍然需要考虑到因为加工新材料所需的新技术,以及因此增加的制造成本。尤其是当它们应用在大规模量产阶段到时候。”京都大学研究人员、电装(DENSO)等零部件供应商以及DaikyoNishikawa公司正在共同研究如何将塑料与纳米纤维结合。据研究人员介绍,纤维素纳米纤维是由木浆纤维打破变小成几百微米后制成,一微米长相当于千分之一毫米。在汽车行业以外的领域,纳米纤维已用在许多产品中,比如墨水、透明显示屏。而通过研究人员联合研发的“Kyoto
Process”制作工艺,该材料就可以用在汽车中。据研究人员介绍,“Kyoto
Process”对木纤维进行化学处理,使之与塑料融合,使之成为纳米纤维。通过这种技术后,制造成本可以大幅降低,约为传统工艺的五分之一。京都大学教授Hiroaki
Yano表示:“(我们正在研究的项目)是纤维素纳米纤维低成本、高性能应用的好案例。因此我们很期待看它如何应用在汽车制造、甚至飞机制造领域。”其透露,京都大学与供应商合作伙伴正在开发一款使用纳米纤维作为车身的原型车,希望在2020年之前完成该项目。丰田、马自达都是DaikyoNishikawa的客户。该公司新闻发言人Yukihiko
Ishino说:“我们一直将塑料作为钢铁的替代品之一,希望纳米纤维能将我们的可选材料范围进一步扩大。”Hiroaki
Yano表示,他之所以发起此项研究是受到了“Spruce
Goose”的影响,后者是一架运输飞机。它在1947年由美国企业家霍华德·休斯(Howard
Hughes)制造,这家飞机几乎全用木材制造。当时,Spruce
Goose是世界上最大的飞机。Hiroaki
Yano于是想到,“既然霍华德·休斯可以用木材制造大型飞机,那为什么不能用木材中提炼出强度和钢一样的材料呢?”当前,1千克纳米纤维材料的成本约为9美元。Hiroaki
Yano的目标是,在2030年之前将其成本降低一半。由于它可以与塑料结合应用,这样一来,这种材料与铝合金等高刚度材料相比就有了更大的竞争优势。专家预测,当前被认为汽车中应用最贵的轻量化高强度材料——碳纤维,到了2025年价格会降到每千克10美元。分析师认为,近期铝合金仍然是最流行的轻量化材料。毕竟例如纳米纤维这类材料生产时需要改造生产线。波士顿Lux
Research应用材料分析师安东尼·维卡里表示,如果Hiroaki
Yano的项目能够成功,那将是个重大突破。